手机知识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知识

保障房居民夜行难公交地铁时差5小时资源

来源:虎林手机网 时间:2020.11.19

(位于召楼路浦连路,配备5条公交线,距离8号线直线距离2.5公里,浦江11路、18 路、闵行12路和地铁8号线航天博物馆站相连。)

刘建平 制图

宝山庙行共康雅苑交通配套

(位于花园宅路52弄和190弄,附近有741路、745路、850路、722路、宝山20路,距离小区步行要20分钟。地铁1号线通河新村站距离小区约2公里。)

刘建平 制图

上海大型居住社区公交配套数字

● 目前全市大型居住社区基地共涉及9个区、约50个基地,其中 7个基地已启动建设,并计划今年年底前陆续建成交付。

● 7个在建基地共涉及公交首末站57处、交通枢纽15个,一些基地还规划设置了公交停车(保养)场、社会公共停车场等设施。

● 目前,1 个已有居民入住的基地,公交配套已全部到位,共配套公交线路82条,其中始发线路 9条,过境线路4 条。

● 入住率比较高的10个大型居住社区平均每个配套公交线路7条,其中始发线路4条。

1月17日晚9点52分,浦江11路公交站,乘客排队等待末班车。浦江11路是去年年底新辟线路,将浦江基地多个保障房小区与8号线地铁站相接驳。早报 孙湛 图

调研人:盛雷鸣(市人大代表)

栾晓娜(早报)

张少杰(早报)

“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从家里出门,没想到公交车这么早就没了,打车又这么难。”1月17日晚上8点20分,闵行区浦江镇博雅苑小区门口,19岁的赵泰来在寒风中缩了缩脖子,一脸茫然,他准备去虹桥机场接朋友,但小区附近的公交车都已经下班,出租车也等不到。

几个月前,赵泰来和父母从交通便利的杨浦搬进博雅苑二期的新家,从此,夜间出行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晚间公交与地铁无法接驳, 个半小时的“时差”一直困扰着这里的居民。

在浦江地区,分布有博雅苑、中虹浦江苑等多个保障房小区,这里的居民或多或少都存在夜间出行的难题。早关键词:刺客信条大革命PS4刺客信条大革命刺客信条大革命原画报和市人大代表盛雷鸣历时近一个月的走访调查,发现夜间出行是保障房基地住户的普遍烦恼。

打车回家贵 办公室过夜

作为上海市最早的三处共有产权房(经适房)房源之一,博雅苑的交通配套问题始终备受关注。

闵行浦江镇博雅苑小区位于召楼路浦连路,共有两期,一期门口在召楼路上,二期门口在浦连路上。目前的公交配套是我们没有跟上学习。人生有两大悲哀:结婚之后不再恋爱是,二期门口有闵行12路的终点站,约50米处有18 路的站点,一期门口有闵行12路站点,在召楼路近闵瑞路,距离博雅苑二期需步行20- 0分钟的地方有一个公交枢纽站,可以乘坐浦江1路、浦江11路、174路。虽然公交线路都已配备,日常出行也基本能够满足,但困扰居民的是,公交班次间隔比较长,特别是晚上,半小时才有一班车。离博雅苑最近的公交车是闵行12路,末班车是晚上8点,而 个半小时后,晚上11点 5分左右8号线地铁末班车才到站。

对于新住户赵泰来来说,白天日常出行还不算大问题,晚上的出行却让他十分烦恼。

每次与朋友聚会,赵泰来都得掐好时间,最迟晚上8点半,就得和朋友们匆匆告别,坐地铁8号线到航天博物馆站,再转公交回家。即使这样,他也经常错过公交接驳的末班车,只能坐黑车回家。“和其他人一起拼一辆小面包,只要 -5元,如果是一个人坐,就要15元。”

1月17日晚上,在寒风中站了20分钟后,赵泰来还是没看到出租车的影子,最终,着急又无奈的他只能搭乘乘坐的出租车,前往8号线航天博物馆地铁站。

在博雅苑,赵泰来的经历并不罕见。 0岁的费旭在闸北区的一家IT公司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有次在公司加班到晚上10点,已经没有公交车,而打车回家要100多块,他嫌太贵,就蜷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一晚。

更严重的是,因为离市区远,出租车司机很少来这一带拉活。去年10月的一天夜里,公司有急事找费旭,他打了4个出租车电调,均被告知“附近没车”,直到拨通了第5个,才喊来了一辆恰好路过的出租车。让费旭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邻居有位老人生病,打不到出租车,只好拜托有车的邻居送他们去医院。

为了方便这一区域的居民换乘地铁站,自去年12月25日起,南汇公交公司新辟了浦江11路,将浦江基地多个保障房小区与8号线地铁站相接驳,单程7.6公里,单程行驶仅16分钟,吸引了不少乘客,虽然开通还不到一个月,就已将双向的末班车时间都延长了半小时,但与晚上11点多的地铁末班车相比,仍然早了不少。

1月17日晚9点50分,在浦江11路位于航天博物馆地铁站的终点站,虽然公交车还没来,但等待乘坐末班车的乘客已经排起了长队。5分钟后,公交车驶进站台,约60名乘客陆续上车,不仅座位没了,车厢内还站了不少人。在市区上班的程 刚下地铁就一路小跑,“怕赶不上末班车,那样我就只能坐黑车了。”

公交与地铁的两个小时“时差”,也给了黑车司机可乘之机。1月17日晚上10点,在航天博物馆站,在涌出的人潮中,十几名黑车司机挤在地铁出站口招徕生意,还有人因抢客发生口角甚至肢体冲突。

据粗略估算,停在站外的黑车司机至少有 0辆。对居民来说,选择黑车是不得已之举。2 岁的徐颖在陆家嘴的一家公关公司上班,加班是家常便饭,她只能跟上司商量好,每晚6点半就回家,否则赶不上末班的公交车,只能在地铁站花5块钱坐黑车回家。“黑车是不安全,但是没有公交车,你不坐也不行。”

4公里上班路要花2小时

公交接驳不到位的情况,也存在于上海其他一些保障房基地。

共康雅苑位于宝山区刘场路花园宅路附近。它在外环以内,离最近的地铁站1号线通河新村站只有两公里,往南走几公里,就是配套成熟的共康社区。但即便在这样的黄金位置,居民仍存在出行难题。1月19日晚上8点半,盛雷鸣与一同赶赴共康雅苑体验居民的夜间出行难题。没想到,人还没到,就遇到了难题。

“我总算找到这里了!”1月19日晚上8点半,市人大代表盛雷鸣车还未停下,便向早报感慨。他多经打听,才驾车到达位于花园宅路52弄的共康雅苑小区。

花园宅路是一条约400米长的马路,只有共康雅苑小区,在地图上很难搜到。居民称,这条路的路牌还是前几天刚刚竖起来的。

“有时候来了快递,人家都不知道送到哪。”孙杰是邮局职员,他告诉,邮局的同事们周末来他家聚会都找不到地方,只能走很远去接。

小区与地铁站最近的公交接驳车是宝山20路,但它的末班车是下午5点05分,对于白领来说,还没下班,末班车就已经结束了。居民韩钰娇告诉,宝山20路不仅末班车结束得早,而且班次很少,半小时才来一班,除了时间宽裕的老人,很少有人乘坐。

“如果不坐宝山20路,就只能坐741路到地铁站。”韩钰娇已经搬来了半年,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领,她对交通出行有着更深的体会,“坐741路需要穿过刘场路,白天还可以,晚上太不安全了。” 在宝山20路的终点站长江西路刘场路站,甚至没有路牌标示。

看到,刘场路的路面坑坑洼洼,没有路灯,也没有人行道,还常有大型货车穿行,周边是空地。一个人在夜间行走,确实不太安全。

1月19日,在共康雅苑小区门口,一对来此做客的小夫妻在马路上张望了许久,发现实在拦不到车后,只能步行去几百米外的长江西路上打车。

对于住在共康雅苑的白领韩钰娇来说,每天出门上班“都是在挣扎”,公司在汶水路,离家只有4公里,但她上班的路要折腾两个小时,“9点上班,7点就得出门”。每天早上,韩钰娇要想从家去2公里外的地铁站,只有两个选择:花半小时等宝山20路,或者花10块钱打黑车。

像多数邻居一样,如果有黑车,她一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晚上下班,宝山20路的末班车下午5点就已经结束,她不得不继续花10元钱坐黑车回家,每天20多元的出行费用,让她不得不考虑买车,“买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每天这样实在是没办法。”

“公交跟上,什么都好了”

在位于松江泗泾的新凯家园小区,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新凯家园小区除了步行分钟可到的地铁站,小区门口的古楼公路上还配备了186路、沪陈路、松江45路等多条公交线路。不过,对住在新凯家园的尤建平来说,186路长达半小时的班次间隔,让她觉得有点长,而晚上不到8点就结束,也有些太早了。好在,松江45路的末班车要到晚上10点半左右,基本可以与地铁相衔接。

“衣食住行,行肯定排第一位。”在三林保障房基地,一位正在傍晚的冷风中等公交车的居民说。10 4路是8号线芦恒路地铁站通往三林保障房社区的接驳车,地铁末班车是晚上11点25分,而公交末班车则是晚上8点21分。1月16日,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一辆公交车,面对的询问,司机表示,这趟路线上的公交车“只有两辆”。

在白领居住较多的公租房——新江湾城·尚景园,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潘兴康在静安寺上班,每次回来晚了,只能打黑车。

与很多保障房基地不同,浦东曹路镇的保障房远离地铁站,在浦东曹路镇海尚东苑小区,多位居民告诉,因为只有一趟公交车,每次公交车上都是人满为患。家住海尚东苑46号的孙爱珍说,“公交跟上了,就什么都跟上了。”

公交说法

“不能为几个人开几十公里路”

既然有一定的客流需求,公交企业为何不肯对保障房基地周边的公交线路延长运营时间,以满足乘客需求?

松江公交公司有关负责人坦言,从公交运营企业的角度来说,延长公交车运营时间的成本太高,“一线司售人员一般是做一休一,如果运营时间全部做到与地铁接轨,那么一天下来要个小时,甚至更多,是吃不消的。”上述负责人说,那么,就需要中途换班,增加一批工作人员,成本必然要大幅增加。

此外,公交与其他服务性行业不一样,公交延长运营时间,并不只是一辆车延长,而是线路上所有的车辆、后勤保障都要延长工作时间,包括票务、修理厂、加油站等所有工种,都要跟着延长,这对企业的负担是很大的。

一位公交行业内部人士表示,一般来说,晚上9点以后,郊区就很少有人会乘车外出了,但需求确实有,特别是从市区回郊区的人相对较多,可能在下了地铁之后需要乘坐公交接驳线,如果坐不到车,居民就会很有意见。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说,公交企业一般都是根据实际客流量来安排车辆的,包括运营时间、班次间隔等,而且也基本上都是符合相关的客运服务规范的。“对于大公交来说,如果开几十公里路,只有几个人,也是公共资源的一种浪费。”

利伐沙班停药多久手术
衢州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如何区分荨麻疹跟风疹